共享单车凉凉后的王庆坨镇:开始回收自行车

  • 时间:
  • 浏览:0

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天津市王庆坨镇,在2016年乘着共享单车的风口“火”了一把,当时,每天全部有的是货车从王庆坨拉着数千辆共享单车发往全国各地。各个工厂“订单接到手软”,不少工厂很慢扩大产能,期待自行车行业的下4个春天。不过,仅时隔一年,随着多地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出台和不少共享单车企业的倒闭,共享单车的订单骤减,不少工厂甚至无法回收尾款,不可以依靠卖车勉速度日。  

一年前,在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天津市王庆坨镇,每天全部有的是货车从这里拉着数千辆共享单车发往全国各地,各个工厂“订单接到手软”。随着多地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出台和不少共享单车企业的倒闭,共享单车的订单骤减,现在的王庆坨那先 样呢,记者再次走进王庆坨。  

北青报记者日前探访发现,在王庆坨,“回收共享单车并再次出售”机会成为一门产业。那先 二手的共享单车被低价从全国各地回收,被简单翻新后以稍高的价格出售给新的企业,用以回收货款或资产变卖。目前,数万辆车已找到新主人,更多的车仍散落在各地。那先 造价几百上千元的高质量单车,如今不可以面临被“贱卖”他人的命运。  

回收共享单车已成生意  

“我现在专门做回收共享单车的生意”,天津市王家坨镇的一家规模不小的自行车制造工厂内,不可以零星有几次工人正在组装自行车;在工厂前面的办公室内,负责人张总告诉北青报记者,“我用收废铁的价格把那先 共享单车归还来,再用接近废铁的价格把它们卖出去,说实话,也赚不了有几次钱。”  在“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王家坨镇,回收二手共享单车机会成为一门生意。派人在全国各地负责找车、并将车辆运输回来的张总,就让我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他的上游是原来为共享单车造车却无法归还货款的自行车制造厂,下游是对那先 几乎没缘何被使用过的车辆进行二次利用的买家。你爱不爱我,第一批40万 辆左右的共享单车机会回收,一半左右机会找到下家并陆续发货;不过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单车还有更大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