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股市、房市与中国非典型经济

  • 时间:
  • 浏览:0

   太少年来,苦恼着中国政界、学界、商界和普通民众的,莫过于“股市”和“房市”了。各界不知动用了哪几个人财物力来应付这两市,但大多都是事倍功半,两市不仅这样 好转,反而给人这样 糟糕的感觉。直到今天,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连这两市到底是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一回事都是甚了解。在很大程度上,两市所呈现出来的局面既反映了中国经济的非典型性,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经济研究界的窘境与难堪。

   在并与非 并与非 治理有效的国家,一般说来,政策领域的决策和政策研究是相对分确定离开来的。并与非 分离保证了政策研究的相对独立性。尽管政策研究者也解决不了从我本人的利益出发,但或者研究是开放的,各方的利益都能不用 先表达出来,再经过正式的讨论守护线程,基本能不用 否知晓各类政策会由于 的结果和对各方的影响。政策研究者当然决定不了决策者会接受哪兩个多 方案,或者接受哪兩个多 方案又是另外兩个多 政治过程。决策者(一般都是政治人物)最终接受的方案,或者是各种政治力量和利益的综合方案。

   不过,都是并与非 强势政治人物或者会接受比较极端的方案,一意孤行,但并与非 决策行为往往会由于 精英层的分裂,反而使得政策的通过或者执行受到巨大的阻力。并与非 过程尽管漫长并与非 (即低效率),但也在减少错误的同时实际上提高了决策和执行的效率。

   与之不同,中国政策领域的兩个多 显著特点,就说 决策者既是政策研究者,也是决策者。并与非 政策模式的优势在于决策效率高,但其劣势也是居于的,即这样 兩个多 有效的政策论证过程,政策往往缺失科学性,要不产生负面的政策效果,要不就执行不下去。很显然,当决策者也是政策研究者的就让 ,研究者肯定是为了论证我本人的决策,而并与非 论证过程往往确定对决策有利的证据,而有意或者无意间忽视对决策不利的证据。

   中国的房市和股市就说 并与非 决策模式的产物。先说股市。早期股市是内部内部结构操作和腐败的象征。但这能不用 视为是“发展”过程的必然产物,并与非 并与非 国家的股市早期也是原本的,规制化就让 才规范起来。即使到了今天,股市领域的反内部内部结构操作和反腐败仍然是兩个多 艰巨的任务。腐败是人性所致,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突然要想法律办法来逃避规制以获取“不义之财”。中国也是一样。在并与非 领域,一旦有新领导人到位,就必然会在反内部内部结构操作和反腐败什么方面下功夫,以求股市的复苏和正常运作。但问题在于,股市领域的反腐败或者持续太少年了,但股市仍然不见好。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就不用 不用 简单地把股市的现状归之于内部内部结构操作和腐败了。

   其实,股市的好坏反映了兩个多 社会对经济前景的预判。或者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对经济前景预判正面,这样 就会“投资”于股市,或者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相信“投资”股市会有好的回报;反之亦然。也就说 说,股市不好表明社会对经济前景预判不好。

   整治房地产毫无效果

   再说房市。在任何国家,医疗、教育和住房制度是社会制度的支柱,对兩个多 社会的稳定至为关键。或者人人都不用 不用 看医生、接受教育和居住,并与非 个多 领域的进步也被视为是国家乃至人类进步的标志。但进步来之不易,并与非 并与非 西方国家在什么方面是有沉痛教训的。早期并与非 个多 领域也被高度市场化,不用 不用 在社会主义运动就让 ,并与非 个多 领域不再视为典型的经济领域,就说 社会领域;即使具有经济性,也是具有高度社会性的经济领域。

   正或者这样 ,在什么领域,政府往往投入巨大,承担着很大的责任。西方民主从早期的少数人民主转型到“一人一票”民主,对并与非 个多 领域的进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或者不用 不用 选票,政治人物具有巨大的动力在什么领域花钱。在西方就让 ,东亚经济体(日本和就让 的“四小龙”)在这方面接受了西方的教训,政府主动在什么方面做社会建设,解决了欧洲式的大规模的社会主义运动。即使什么原本落魄为西方殖民地,到今天为止经济发展仍然落后的经济体,在什么方面就说 敢过于市场化。在什么国家,或者经济不发展,政府也难有作为,但政府在什么领域的(理论上)责任仍然居于。

   相比之下,改革开放就让 ,中国在什么社会领域里实现的基本上就说 在西方称之为“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在并与非 并与非 并与非 领域,这一 经济领域的国有企业部门和政治领域的官员特权部门(反映在住房、医疗甚至教育的“特供系统”上),新自由主义则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无法进入。这造成了并与非 生活不可思议的局面,即该市场化的这样 市场化,或者市场化严重不足,而不该市场化的则市场化了,或者过度市场化。

   到今天,中国或者经历了三波主要的社会领域产业化或者市场化。在1990年代末开始英文了医疗的产业化;1997年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就让 开始英文了教育的产业化;508年至509年全球金融危机就让 ,开始英文了住房的产业化。或者,一旦产业化,马上就造成了什么领域的“暴富”问题。“暴富”很容易理解,或者什么是人人都不用 不用 的领域。同时也容易理解,随“暴富”而来的则是社会的“抱怨”。太少年来的经验表明,什么领域越赚钱,社会的抱怨就越大,或者什么领域越赚钱,表明什么领域的破坏程度也就越大。

   具体就住房来说,改革开放就让 在城市是计划经济,城市住房实行单位(国家)分配制度。这在并与非 领域造成了“短缺经济”问题,或者在计划经济下,国家这样 经济动机投资并与非 领域,投资就说 根据政治的不用 不用 。改革开放就让 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与非 块也这样 大动作;尽管并与非 并与非 地方,尤其是沿海改革开放早的地方,开始英文了探索新的住房政策,但在国家层面基本上维持原本的制度。但在5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居于就让 ,房地产开始英文全面产业化,或者决策者希望通过房地产的发展,来刺激经济的发展和抵御金融危机。

   当时国家意在规避金融危机风险的“四万亿”,大多流向了最容易“暴富”的房地产。就让 ,房地产基本上还是掌握在地方政府和民营领域,但“四万亿”由于 了并与非 并与非 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进入房地产领域。无论是民企、国企和地方政府,在房地产领域“以钱为本”,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尽管政府多年尽心尽力地整治房地产,但毫无效果。这也很容易理解,在房地产领域,民企、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是中国最有权势的三大既得利益,这样 一届政府有能力同时应付这三大既得利益。

   回到两市之间的关系,说说,它们之间或者进入了难以逃脱的“恶性循环”。两市关联性极高,几乎为一体。房市好(价格高),资金流向房市,股市肯定不好;股市不好,资金流向房市,房市肯定难以控制和治理;房市治理不好,其泡沫就越大,而泡沫越大,经济风险就越高;经济风险越大,决策者就越这样 动机去治理,或者谁就说 想在我本人任内房市泡沫破灭,决策者所做的就说 尽力推迟泡沫晚点破灭。尽管什么从经验上很容易观察得到,但怎样才能去逃避并与非 恶性循环呢?

   这上面反映出个体(家庭和企业)和社会国家整体利益之间在发展过程中的矛盾。就个体而言,入房市而避股市表现为理性。进入房市由于 并与非 并与非 ,但如下兩个多 极其重要,影响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的决策。第一、巨额利润。多年来,房地产是最赚钱、最容易赚钱、赚快钱的领域,甚至出现实体经济领域辛辛酸楚数十载,还不如倒卖一两套房子的清况 。第二、城市化大潮下的“刚性需求”。絮状人口进入城市,不用 不用 住房。尤其是堆砌了絮状优质资源的一线城市,或者就业、就学、医疗或者等因素,这样 任何有效的法律办法阻止人口的进入。第三、对未来的“投资”,上述兩个多 因素也促成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把对未来的预期装入 房市,而非股市。

   但对社会和国家整体来说,入房市而避股市则是不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的。房市泡沫或者过度,不用 不用 一线城市还居于刚性需求,并与非 并与非 三线、四线城市或者开始英文在烂掉,出现絮状空置房。一线城市的“刚性需求”的形成也是非常复杂。一是经济规律所致。并与非 并与非 国家的人口都是往大城市集中,这一 日本的东京,或者资源自然地会集中在大城市。中国更加这样 ,或者城市的行政级别,往往把最絮状的优质资源装入 一线城市,三、四线城市优质资源远远严重不足,不用 不用 吸引人口,更无须是人才了。

   但泡沫总会有破灭的一天,破灭的那一天,不仅是对经济的最大伤害,也是社会不稳定的开始英文。股市反映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对经济的预期。中国到今天为止人均国民所得就说 到1万美元,无论是逃避中等收入陷阱还是提升为高收入,经济体都不用 不用 发展实体经济。而股市上不去,表明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对实体经济预期不好。

   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在入房市而避股市

   入房市而避股市,说穿了就说 钱的流向问题,即钱流向了房市,而这样 去实体经济。社会偏离 了絮状的财富,财富要通过再投资而保值和升值。这样 ,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钱流向房市,而非股市?兩个多 由于 就说 上面所说的社会领域的“市场化”,人人不用 不用 的社会领域一旦市场化,肯定在一段时间内非常盈利。

   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不入股市?这里的由于 就说 难找,合适能不用 从如下哪几个方面来看。

   第一、投资空间严重不足。中国实体经济发展水平仍然低下,发展空间仍然巨大,市场潜能也大。但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投资空间严重不足?一是企业家精神严重不足,创新能力低下。二是国有企业居于了太少的空间,并与非 领域是效率低下,更多的领域就说 毫无作为,白白居于空间,浪费了空间。在理论上,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明白了国有企业会居于自然垄断领域和国民经济的关键部位,而不用 不用 把竞争性领域开放给民营经济。在胡温时期甚至提出了,即使是被视为是敏感的军工部门不用 不用 开放给民营企业。但现实清况 都是原本,国企基本上或者形成了我本人不作为但到处“与民争利”的局面。

   第二、财富增长机制严重不足。房市被视为是财富增长的领域,但包括基金制度在内的金融制度仍然居于探索阶段,或者往往在兩个多 极端之间徘徊,要不放任自由,要不一刀切地控制。基金等机制的不发达自然影响股市。在发达国家,基金是股市的兩个多 主力军。

   第三、财富保护机制严重不足,主要表现在法治严重不足。首先是财富保护机制,无论是私人财富还是国有财富都应当得到同样的保护。中国或者制定了《物权法》,现在亲戚亲戚并与非 人 期待民法典的出台。这里,发展的关键是法治。但在现实生活中,法治进步不大,而意识底部形态则居于回归清况 。在法治程度比较低的清况 下,一旦左的意识底部形态回归,必然影响财富拥有者的信心。这里还有重要的并与非 就说 ,不用 不用 把法治应用到企业家或者商人的人身安全方面。企业一旦出现事情,政治和行政解决仍然居于着主体,而非法治,企业家的人身安并与非 并与非 并与非 并与非 这样 保障。

   要理顺两市,就要掌控钱的流向,即把资金从房市导向股市。或者,既不用 不用 大力控制房市,解决房市泡沫的破灭,更不用 不用 通过解决上述问题,大力开拓股市。或者不用 原本做,就能不用 预期同时实现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多重目标,即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政治的长治久安和社会的稳定。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