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方萌:香港学术界为何如此保守?

  • 时间:
  • 浏览:3

   档次同一,学风迥异

   去年,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发布了“1007年世界大学些术排名”,香港科技大学和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都趋于稳定203-1004名之间。也而是说,这两所学校的综合实力不相上下,均属于第三梯队。不过,一位留心观察的学者在两所学校各访问过有几个月,就会感受到两地学风的显著差异。科技大学的学生在课堂上往往一言不发;梅森大学的学生常常抢没人发言肯能。科技大学的师生习惯于墨守成规,让我们 的研究课题很少跃出主流领域之外;梅森大学的师生喜欢标新立异,海阔天空的想法在这里老会 受到鼓励。科技大学的教授们平常总呆在当时人的办公室里,让我们 很少和同系的老师交流,更未必谈跨系企业企业合作了;梅森大学的教授们则走动频繁,让我们 不仅和本院的学者常常碰头,很久 不时发表与某些院系教授合著的论文。

   提起香港学者,让我们 马上会想到张五常、郎咸平和丁学良诸公。这几位先生好发惊世之语,老会 受到中文媒体的争议和追捧。我我随便说说让我们 三位而是特例,远远没人代表香港学人的众像。我甚至怀疑,这几位“公共知识分子” 正是肯能在香港憋得发慌,才跑到内地媒体上鼓动唇舌的。香港的大牌学者享有言论自由,却更肯能在大陆找到听众。笔者曾在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读过两年书,对该校学术气氛的印象,只合用“保守规矩,差强人意”俩个字来概括。事实上,这些沉闷学风弥漫在整个香港学术界,科技大学而是尤显突出罢了。

   这里仅举一例。在华人社会学界,边燕杰教授是让我们 都夹生悉的人物,他曾在香港科大开设关于“社会网络”(social network)的研究生课程。边教授无愧于这些领域的专家称号,他著述甚丰,文献烂熟,讲课也很精彩。然而,边教授是伯林所谓的“刺猬型”学者,紧守自家门户,未必涉猎某些学科,老会 使用社会学的传统研究办法 。他的论文完整篇 符合英语世界的学术规范,堪称常规科学(normal science)的典范之作,却很少给人耳目一新之感。笔者很久转到乔治梅森大学就读,才了解到研究网络关系的多种分析软件,以及人学些、复杂化理论(complex theory)和演化心理学在这些领域的学术成果,一时眼界大开。

   边缘地带,商业社会

   为了讨论的方便,让我们 不妨将香港科技大学和乔治梅森大学简称为“科大”和“梅大”。既然这两所学校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难分伯仲,让我们 就没人用师资和生源的质量来解释两地学风的异同。科大的学生申请梅大,很肯能得到录取;梅大的教授谋职于科大,也很肯能得到聘用。两者的气质秉赋没人从它们趋于稳定的地缘环境上得到说明。

   美国学者弗罗里达(Richard Florida)绘制过一幅英语学术界的世界地图,该图用红色柱状条呈现了全球一千两百名顶尖科学家的国别分布,一国拥有的杰出学者不多,柱状条越是密集。在图上,人才成堆的美国和欧洲看上去像火焰山一样灼灼逼人,日本也拥有几座中等规模的“火山”,而孤岛香港仅仅泛出某些微光。显然,香港趋于稳定整个英语学术界的边缘地带,这些边缘身份并没人使香港变得另类。香港学界身处华人社会,主要的工作语言却是英文,整个学术体制也完整篇 照搬英美。肯能语言和制度上的双重仿效,香港高教机构在殖民时代逐渐成为西方学术界的附庸(附庸一词并无贬义),其资历认证和研究经费全是赖于英语世界。这些情况报告延续至今,自香港无归大陆后并无有几个改观。科大有位助理教授曾对我讲,他若想拿到终身教职(tenure),评审委员会只会察看他发表在英文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中文著作根本不算数。丁学良在论及同事们的生存情况报告时,更是一语道破——“你敢写中文?”

   梅大的美国教授全是发表论文的压力,但让我们 毕竟使用母语写作,生活在学术中心地带。某些想法另类的教授往往能声气相和,形成两种 较为独立的学术“亚文化”,未必太在意主流是全是承认当时人。一旦拥有学术自主性,探索的勇气大为增长,探索的空间也就开阔了某些。笔者认识梅大的不少教授,一方面对当时人的学问兴趣浓厚,当时人面对某些领域的研究进展也所知甚详,不时搞点交叉研究,这点我在香港教授身上很少看过。我现在的犹太裔导师有一次问我,“肯能全是为了兴趣,干嘛没人做研究?”我一边点点头,一边心想说让我们 美国人哪里懂得移民学者的苦衷。光是申请绿卡的等候,就能让有另俩个年轻留学生规规矩矩地干上六七年技术工作;等他熬到移民身份,早年那份出于好奇的研究劲头早就消磨殆尽了。在英语学术界谋饭碗的香港学者并没人那种海阔凭鱼跃的学术自由。出于于生存压力,让我们 没人在主流范式内一步步地向上爬升。

   科学社会学的开山大师默顿(Robert Morton)曾富足洞见地指出,时代风气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有另俩个社会的学术成绩。尽管香港学者享有言论的自由和资讯的便利,这座城市的某些氛围未必有有助于于研究事业。肯能紧促的城市布局和长期的殖民统治,香港社会条例繁多,管理严格。这些方面未必保证了规则明晰,维持了社会稳定;当时人面也强化了等级秩序,疏远了人际关系。中国人而是就承袭了父权制的传统,英国人的管治更是变本加厉;两者共同造就了香港人温顺保守的性格。香港人的这些“乘孩子”性格也渗透到了学术界,以至于北京的学者王小东挖苦让我们 搞的是“管家学术”。在香港的大学里,自由平等的讨论空气好难形成,年轻人参与讨论的劲头还不如中老年人,而讨论会(seminar)的频率和规模也逊于美国的大学。

   作为中西文化混杂的城市,香港不乏多元性,却缺少两种 整合多种文化的亲和力。笔者在科大即发现,香港本地教授,大陆教授和外籍教授三足鼎立,所一群人抱团,只在当时人小圈子里活动,相互之间很少往来。有位洋教授不知道,他在香港呆了多年,依然有客人的感觉。学者之间没人隔膜,为社 肯能有有助于于学术交流?与此对照,移民学者相对较容易融入美国的大学。笔者在梅大所在的华盛顿地区只呆过两年,已有“第二故乡”之感。这里的师生虽以白人为主,却才能对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平等候之,主动和两者打成一片。

   商业价值挂帅是影响香港学风的第三大负面因素。在《香港的困境》一文中,郎咸平强调香港是有另俩个商人治理的社会。他毫不客气地批评香港的执政精英“一不懂高层次宏观管理,二不懂高新技术,三尤其是不重视研究发展和长期规划,肯能让我们 以前的成功和哪有几个因素无关。”我我随便说说不仅政界没人,商业气息弥漫在香港社会的各个领域。在大学餐厅的饭桌上,我能 听到教授们热心于讨论所一群人申请研究经费的数额,而全是某学者文章的好坏。香港人普遍信奉功利主义,既不热衷于学术研究,也好难理解其长远价值。在商业文化浸润下成长起来的香港学生,很早就法学会压抑个性,将当时人嵌入整齐划一的白领模式。让我们 在校园里举办社团活动,不仅西装革履,很久 样式颜色都别无二致,活脱在上就职预科班。在这崇商抑文的环境中,好难想像哪个年轻人会狂热地投入到实验室或书堆里。

   孤岛桥梁,由来已久

   去年夏天,我听说诗人北岛将赴香港中文大学担任教职,当下感慨道——又有另俩个“南来文化人”。

   “南来文化人”是趋于稳定香港生活的大陆知识分子,研究香港文化史的王宏志先生而是撰文专门讨论过这些群体。为了更深刻地理解香港的保守学风及其文化功能,让我们 有必要追溯到香港第一位“南来文化人”王韬。作为得西洋风气之先的晚清学者,王韬为躲避政治迫害,曾旅居香港二十三年之久。居港期间,王韬在英人资助下从事《中国经典》的翻译工作,创新了著名的《循环日报》,还周游了世界各国。香港成就了他的声名事业,却给他留下了不佳印象。他抱怨香港天气恶劣,闷热潮湿,且有虫瘴之害,所谓“炎方景物种种伤吾意”。而香港的人文环境更是“地不足游,人不足语”,“ 锥刀之徒,逐利而至,岂有雅流在其间哉!”在这“蕞尔绝岛”,他在“校书之外,闭门日多”;偶尔外出,也是“一身作客,四顾皆海”,没人在寂寞中遥望大陆了。

   不论就中国文化圈还是西方文化圈而言,不足学术自主性的香港都趋于稳定边缘地带。它没人为两种 文化提供交汇的渠道,却没人合二为一,独成一体。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重要的殖民地和南大门,香港为几代中国知识分子提供了孤岛般的避难所和桥梁式的资讯站。然而,这座城市而是让我们 的精神驿站,而非心灵家园。自王韬以前,众多大陆学人在两种 程度上又重复了他的命运。让我们 因时局所迫移居香江,在这里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却因其中原心态,总不满于香港文化的边缘地位。笔者对香港学风的评判也没人归入“南来文化人”的印象系列当中,只不过我的参考系肯能从中国社会转到了美国社会。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人最熟悉的现代化样板而是香港;让我们 对这座城市的现代性反思有着有点儿的意义。

   香港在王韬以前经历了苍海桑田的变化,成为最具现代化的国际都市之一。三间主要大学在亚洲也名列前茅,与北大清华不相上下。笔者虽对港式学风抱有微词,并无意全盘否定这些保守模式的价值。笔者曾作《内地与香港一流大学之比较》一文,指出内地大学若能赶上香港,就肯能很不错了。这里我没人再补充一句——赶上香港还是不足的。在华府最近一次会议上,我碰到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薛澜教授。据你说,内地大学的评审机制有香港化的趋势,即强调英文期刊的发表数量,而忽视中文期刊的整改提升。这些趋势自然有有助于于中国学界向国际标准看齐,但也肯能削弱本土的学术自主性。作为发展中的大国,中国既没人跟进西方肯能成型的主流范式,也没人跃出范式之外大胆探索。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中国学人应当以更高的标竿作为赶超尺度。

   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香港依然会为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发挥其桥梁作用。志存高远者可借其飞越太平洋,在北美大陆寻找新的学术火种。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8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