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怀宇:汪晖“抄袭事件”海外学者:争论多是聋子对话

  • 时间:
  • 浏览:0

  学术制度规范化势在必行

  本报6月21日的专题报道《华人知识圈呼吁避免“汪晖事件”:走向学术大国的必经之国》,采访了华人知识界十多位学者,核心观点是:呼吁清华大学成立有一六个 独立的学术调查委员会,认真调查汪晖涉嫌抄袭事件,作出客观公正的避免,时候 还汪晖有一六个 清白,时候 严肃避免抄袭错误,取信于公众,平息网上过度激烈的争论。

  不久前,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也被人指出论文含有抄袭,朱学勤随即向复旦大学校方主动提出调查申请,该校学术委员会已启动了相应线程。几天后他更表示,时候 复旦大科应学术规范委员会查出当事人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有大大问题,当事人将主动上交博士学位证书,并辞去上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职务。

  而与汪晖相关的学术调查行动迟迟这么 启动。

  一齐呈现三方意见

  7月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一封由63名中外学者联合签名的公开信(在本报道中称 “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信”)。这封致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清华大学的信称:“事件处在距今已六个月,其间不断有学者呼吁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清华大学组织调查委员会,时候 至今未见敲定 。汪晖对上述批评迄今也这么 任何敲定 ,但他曾敲定 ,希望能由学术界内控 来避免。为对汪晖教授负责,澄清两种争议,现在时候刚结速莫衷一是的情况表,走向良性循环,两种人 支持熊(丙奇)、林(毓生)二位的建议,联名要求中国社科院和清华大学更慢答复,履行职责。两种人 也同意易中天的主张,在组成调查委员会时,应邀请贵院、贵校之外的学者乃至海外学者参加,公示委员会名单和调查结果。两种人 同里能求,调查结论以及各委员投票意向最终能敲定 ,以示公开、公正,接受公众监督。”

  “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信”的签名人员含有董健(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郭世佑(中国政法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何蜀(红岩春秋杂志退休编审)、刘绪贻(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陆谷孙(复旦大学英文系教授)、吴中杰(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向继东(湘声报编辑)、张隆溪(香港城市大学教授),以上学者接受了时代周报的采访。

  7月9日,凤凰网发表一封由近百名海外学者联合签名的公开信(在本报道中称“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这封致清华大学顾秉林校长与谢维和副校长的信称:“在这封信上签字的全部都会汪晖教授著作的译者,两种人 无疑是最熟悉汪晖教授的写作的。每位译者都检查时候 复查了汪教授在过去三十年中著作所采用的几滴 参考书目的注释。两种人 当中这么 一人发现有任何剽窃的大大问题―不管两种人 多么宽松地定义剽窃两种词。”“两种人 里能证明汪教授的学术诚信以及他在国际亚洲研究中的重要性。”“汪晖影响了国内和国外的学者。”“当媒体文化针对有一六个 特定的学者发起无端的攻击时,大学作为机构就被削弱了:合乎逻辑的下一步时候 对大学两种进行攻击。”

  “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的签名人员中刘禾(哥伦比亚大学W. T. Tam人文讲席教授)、王斑(斯坦福大学威廉・哈斯中国研究与比较文学讲席教授)、严海容(香港理工大学教授)、白露(美国莱斯大学历史系Ting Tsung 和 Wei Fong Chao 亚洲研究讲席教授)等学者通过电子邮件答复了时代周报的提问。

  为了确保时代周报的报道客观公正,在两封公开信发表后,本报记者在两份名单中各选取了十来位签名的学者,第一时间发出采访的大大问题。一齐,本报记者向这么 在两封信上签名的华科应学者咨询了第三方的意见,陈方正(香港中文大学物理系名誉教授、中国文化研究所前所长)、梁其姿(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学讲座教授、台北“中央研究院”院士)接受了时代周报的采访。

  “我从没看一遍汪晖抄袭的证据”

  刘禾是“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签名活动的发起人之一,她收到本报记者的提问后表示:“谢谢你给两种人 有一六个 时候 能对90多位国际学者致清华大学校长的信两种事做两种澄清。时候 ,网络把我的作用过分夸大,确实此信的发起者共有五人,其中美国教授白露 ( Tani E. Barlow) 所起的作用更为重要。太大太大我认为,由Barlow 教授接受你的采访更为大慨。”本报记者随即按照刘禾提供的电子邮箱向白露发信,7月19日,白露回复了本报记者的提问。

  王斑表示:“汪晖的事,那我里能用学术讨论和规则的改进来避免。但这件事的发起、时候 的升级,针对的全部都会学术规则、全部都会专业大大问题。其中两种大大问题无法用媒体访谈的只言片语来说清。汪晖在多年前写的《反抗绝望》的引语含有疏忽,但媒体的炒作、论者的诋毁,离两种学术操作的大大问题这么 远。太大太大争论根本是聋子对话。汪晖学术和思想的成就,我坚信不疑。我今都会突然拜他为师。”

  严海容解释当事人参与“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签名的原因分析分析:“我参与这次签名是是是否是是则我认为一方面所谓汪晖抄袭的指责站不住脚,而当事人面两种媒体的对于该事件的报道不顾舒炜、魏行、钟彪等学者严谨的文本论证,一味片面渲染指责,偏听偏信,叫人看不里能‘客观’的职业道德,令人咋舌、震惊。”

  严海容认为:“在我读过和教学中使用过的汪晖著作中,我从来这么 看一遍汪晖抄袭的证据。至于信中所言的‘两种人 当中这么 一人发现有任何剽窃的大大问题’,每个签名的人为当事人说一句话负责任。”

  对“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中提到汪晖“在国际亚洲研究中的重要性”,严海容认为:“在我看来,汪晖宽广的研究领域和视野在国内和国际亚洲研究的学者中相当少见。他关于现代性的讨论、关于海内外学界分析中国从王朝到民族国家的转折中避免‘内’和‘外’因素的分析、关于中国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根源的分析等等都具有原创性和开辟性。他的理论分析成为国际中国研究和亚洲研究难以忽视的声音。”

  至于信中提到“汪晖影响了国内和国外的学者”,严海容认为:“两种影响对每本人 不一定一样。在我看来,汪晖的影响不限于他的具体的观点或论述,他提出的大大问题,以及他看大大问题的视角和思考大大问题的路径,对学生和学者们思考中国现当代的大大问题有诸多的启发。”

  “维护学术界的尊严和正气”

  参与“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信”签名的刘绪贻说:“时候 汪教授这么 剽窃行为,调查结果可证明他的清白,保护好人;时候 他有剽窃行为,就应该受到适当的批评和处分,以维护学术界的尊严和正气。”

  对于“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刘绪贻认为:“我确实这封信的格调远逊于63人联名的公开信。它好像是用赌咒发誓的法律土办法,而全部都会用调查研究的科学法律土办法来让人相信两种人 坚持的事实。两封公开信各执一词,这就更证明有组织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的必要了。”

  吴中杰是鲁迅研究专家,他认为:“关于汪晖涉嫌剽窃事,既然别人时候 提出两种证据,事主所在单位理应组织调查委员会进行论证,如确系剽窃,应予处分,如全部都会,则应还他清白,一切抛下事实的辩护、保证和斥责全部都会无益的。正是基于两种想法,太大太大我签名这封公开信,要求授予汪晖学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他现在工作的清华大学组织调查委员会。”

  吴中杰看一遍“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后认为:“这信中不里能情绪,而无论证。信中对汪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大加推崇,并说是有两种特殊的‘荣誉’同类,但两种时候 能说明剽窃之是是是否是是―两种评定是非的法律土办法,全部都会如鲁迅所讽刺的两种人 那边乡下人所用的法律土办法:赵太爷说的都会错?两种人家田地全部都会三百亩!田地的几只与讲话的对错何干?学术影响和学术‘荣誉’与是是是否是是剽窃何干?”

  张隆溪认为:“我当然希望这封信(“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信”)助于产生正面的影响,那时候 形成中国学术界讲究诚信之风。清华和社科院突然这么 动静,确实令人失望。这封信全部都会认定汪晖时候 抄袭,时候 希望两种人 成立调查委员会避免此事,两种人 有责任对在学界时候 造成这么 大影响的事件做有一六个 交代。与此相反,现在由美国几只学者发起支持汪晖的签名信(“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断然认定汪晖这么 抄袭,就绕过对事实的调查和验证。两种签名者当中,两种人 并非懂中文,而认定是是是否是是抄袭,却里能懂中文,里能比照有关文字,太大太大这封信确实是误导了不少人。”

  张隆溪一齐指出:“自3月以来,这件事在网络上时候 闹得沸沸扬扬,那我清华和社科院安然不动,好像时候 打算动,很时候 就不了了之。这么 看来,中国学界是不大时候 建立两种学术规范的。时候 说,学术规范早全部都会,时候 否应用,却因人而异,这是我不好时候 中国特色吧。”

  “这么 清楚的游戏规则”

  关于事件的争论不断升级,各种媒体报道热闹非凡,甚至一群人视为肩头是“新左派”与“自由派”之争。在两封公开信事先,加快速度出現一群人指控朱学勤涉嫌抄袭事件。而汪晖与朱学勤常被人视为“新左派”与“自由派”的代表性人物。与汪晖的沉默不同的是,朱学勤马上在媒体上表明当事人对被指控涉嫌抄袭的态度。向继东认为:“我确实汪晖突然保持沉默,反而对他不利。倒不如勇敢地站出来,坦然地面对。时候 是汪晖,肯定会站出来直面两种事件。那我对当事人造成的伤害反而要小。两种人 全部都会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嘛,写一篇文章说明当时的研究环境,是疏忽或是两种原因分析分析等,时候 事情就太大再发展成现在两种样子了。”

  “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中说“汪晖事件”是“有组织的媒体攻击”。向继东则认为:“中国学界浮躁之风由来已久,批评一下,我认为这是媒体的良心发现,也是媒体人的良知。还有,当下媒体的禁忌太大太大,要吸引眼球,当然要找新鲜一句话题,怎能是是否是是‘媒体攻击’呢?同里能知,‘扒粪’是媒体的天职啊。再说了,发表文章批评汪晖的王彬彬、项义华全部都会学者,也全部都会媒体人。媒体只不过是有一六个 平台,也发表了太大太大为汪晖辩护的文章。”

  何蜀认为:“对待学术批评,急于辩白甚至反击,与全部不予理睬,帮我全部都会不妥的。我确实汪晖先生不应以沉默来对待批评。有理说理,有错认错。既然大大问题时候 提出来了,时候 形成‘事件’了,还以沉默来对待,全部都会特别像鸵鸟式的态度?”

  陆谷孙对“汪晖事件”在博客上发表了多篇文章,他认为:“两种事情全部都会泛意识形态学 化、政治化,这是两种人 文化建设中最可怕的有一六个 毒瘤。”

  随着两封公开信的发表,事件已引起海外学界的进一步关注,更是华科应学术圈热议一句话题。并未在两封信上签名的学者也纷纷表达对事件的看法。陈方正研究了“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信”与“这么 发现汪晖剽窃信”后认为:“此事从个别学者发表意见到联署公开信自然是个升级,但仍然全部都会个决定性的结果。这么 多的国际学者‘声援’汪某的确令我十分惊讶。我也我时候 知道两种人 是是是否是是每当事人都经太深了思熟虑,都仔细读过汪某的著作就敲定 那我一封‘声援’信。无论如保,我认为,在未曾有全部、具有公信力、深度学术水平时候 是公开印刷发表的调查报告事先,对有一六个 慎重、负责任的学者而言,无论‘声援’时候 ‘谴责’汪某全部都会妥当、全部都会失公允。从此深度看,大多数由国内学者联署的那封信倒是比较慎重、合理的。此事件的下一步发展时候 时候 接近上述类型的调查报告(是我不好还不止有一六个 )之出現了。”

  梁其姿则认为:“支持汪晖与指摘汪晖抄袭的两派学者至目前各说各话。时候 相关学术单位仍不动如山,不采取任何行动对此事作出让人信服的调查与仲裁,这时候 说明两点:一、学术单位这么 能力与学术上的公信力有效处在理两种重大的学术规范争议。二、大陆学术界的政治(academic politics)角力已凌驾于纯学术规范大大问题之上。时候 说,时候 这么 清楚的游戏规则,使得学术政治上的斗争很容易白热化,以致不可收拾。不里能让时间去避免:让事件不了了之。”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架构设计 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0097.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